回想起18年前患憂鬱症足不出戶的那段日子。

 

不想在大馬路上走動、不想坐公車、不想出入任何公共場所、不想去學校上課、

甚至不想下樓到巷口的便利商店買東西,

因為害怕被路人看到自己

 

 

那時覺得自己似乎在這世界上是多餘的,活著,只是浪費糧食

不想讓世人看到還有我這樣子的多餘物存在。

 

 

曾經去西藥房買安眠藥,想從睡夢中離開這個令我害怕的世界,

不過西藥房好像有不成文規定,一次只能賣一顆,

跑了好幾間買的那些一口氣吞下去,沒怎樣,

只讓我昏睡了三天三夜,全身無力到下不了床。

是藥力太輕還是命不該絕?

 

 

於是我為自己建造了幻想中的象牙塔,帶著我心愛的小白狗在塔裡生活,

一個人的感覺是如此輕鬆,卻也如此孤獨

 

 

朋友,在字典裡是不存在的。

那時的朋友,只有虛偽,矯情的面孔下,我看的到,盡是冷漠與嘲笑。

 

 

到底是朋友的關係,讓我變得不願意與這世界接觸,

亦或是自己的孤僻造成朋友的疏離,其實有點記不得了。

 

 

總之,那年,我幾乎呈離群索居狀態過著一個人的生活。

房間,是我全部的世界;小白狗,是我唯一的朋友;電視,是我唯一抒發情緒的管道。

 

 

直到同學打電話來告知,再不去考試就要被退學了,才勉強自己整理儀容,到學校考試。

現在想想,當時沒有被1/2,也是奇蹟一樁呀!

 

 

一直以來,我沒有去看醫生。我始終覺得,憂鬱症不是什麼大不了的病,

它一定會隨著時間好轉的。

 

 

這幾年,接觸到宗教,藉著禪定,我任由這種負面的情緒在心裡淨化、平淡、蒸發、昇華

 

原本以為不再害怕人群後,這個我不承認它是病的問題,會隨之淡化。

有段時間,它彷彿已離我遠去。

 

 

可是面對結婚、生子種種關卡的考驗,它又在腦內深處潛伏著伺機而動,或淺或深的糾纏著

即使站在陽光下,仍然可以看到它的陰影如鬼魅般跟在身後。

而它,也成為我交朋友的最大阻礙。世上沒有人會喜歡跟一個總是很不快樂的傢伙來住。

 

 

煩。真想徹底擺脫它。

 

有人曾問我到底喜不喜歡自己。我可以很肯定的說,「非常討厭!」

 

 

不過,這也不正是一門終身要做的功課。

人來到這世間,不就是要解脫輪迴,阻礙的正是累世業力。

一心清淨萬業度,這門功課,我還得繼續面對,繼續努力,繼續克服

 

 

全站熱搜

平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