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夜未眠。傷口酌烈般的劇痛,彷彿輕輕一動,又會斷裂撕開。躺在床上,淺淺的休息著。可以聽到門外護士的走動聲與交談聲,感覺這一夜,好漫長....

我知道躺在一旁的老公,也無法入睡,只要我發出一點點的聲音,他就會問怎麼了。生孩子,累的不只是產婦,陪著的先生也操翻了....

小桃桂晚上會推回育嬰室睡覺,第二天一早再推回病房做母嬰同室。清晨六點,我已在催促老公,快請護士把小桃桂推回來,等不及想快點摸摸她的小臉...

第一次餵奶,小桃桂哭翻了...因為乳頭比較扁,她吸不到,餵她一餐,護士和我都人仰馬翻。

躺在床上動彈不得。醫生說沒有排氣,不能進食,連水都不能喝,護士說,要下床走動,需等拔掉尿管後才行。

媽呀,一整個有做床監的感覺,不能吃,不能喝,不能動....心裡一直不斷的複誦,別想叫我生第二胎!!!!

到第三天,仍舊沒有排氣,肚子餓不說,口乾到不行,雖然傷口已沒有第一天那麼刺痛,可以勉強下床走走,但動一下,仍會覺得傷口有撕裂的感覺。

是誰?是誰說自然生比較痛的!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平媽 的頭像
平媽

蔡家雙寶親子生活隨記

平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